李卿竹

產量少的同人寫手-卿竹

雪童子啊啊啊啊
我寮第一個SSR
祈求藻哥><

妖狐自戲 練習

小生乃妖狐,此生一直尋找著小生的那位''命定之人''

櫻花飄落,桃花悄然的混入了櫻花中,形成了一幅美麗的景象。

小生對美麗的事物都感到興趣,都想收藏。

『阿,美麗的小姊姊,你願意與小生共赴終生嗎』

哈,真美呢,又一個美麗的小姊姊成為小生的標本了。

但她不是,她不是小生的命定之人。

哎呀,前面又有一個小姊姊呢。

她會不會就是小生的命定之人?

『這位美麗的小姊姊,小生有幸邀請你一同去看煙花大會嗎?』

少女嬌羞的望了小生一眼,點了點頭。

『住手吧,妖狐,不要再殺人了』

突然,一個銀白色頭髮的男人出現。

為甚麼?美麗的事物就要將它永遠保存,不是嗎?

尤其是恐懼的表情,小生真是愛得無法自拔。

『妖...妖怪啊』

少女驚恐的表情,真想讓小生把這一刻完美的保存下來呢。

『孩子,快回家去』

男人對少女命令道。

少女慌張地跑開了。

男人佈下了結界。

『陰陽師?』

『我是安倍晴明,平安京的陰陽師』

『那麼陰陽師大人,你打壞了小生的好事,該怎麼賠呢』

我打開摺扇,遮住了唇。

『打個賭,怎麼樣,和我打一場,你贏了,我便不再管你的事』

『相反的,你輸了,你就來當我的式神』

『有何不可?』

啊,這些都是回憶了呢。

也多虧了那次煙花大會,才讓小生來到這個溫暖的陰陽寮。

「妖狐大人,要開飯了哦」

旁邊的瑩草喚了喚坐在櫻花樹下回憶中的我。

「啊啊是嗎,謝謝小姊姊」

「快點哦,大家都等著你呢」

「好的好的」

我輕笑。

邁步走向那個吵鬧,卻又帶給我許多歡樂的地方。

不小心給人家太太逆了西皮ˊˋ
覺得抱歉
希望那位太太不要生氣。

妖狐与你/七夕极短篇

晚了一天发ˊˇˋ

-

「小生一直在寻找着自己的命定之人,找了那么多,却从没一个是小生真心喜欢的,直到小生遇见了你」

妖狐向你走近一步,妖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愿意当小生的那位命定之人吗?」

/

狗子:愿意。
崽:不是在問你!!

《喔嗨呦,这里是阴阳公寓》1

大天狗站在外头,看着这个看起来有些破旧的公寓,叹了口气。

「唉,要不是我没钱,公司又离这里比较近,否则,我绝对不会选这里」

现在的妖怪还要赚钱养家(?)真辛苦。

他又叹了口气。

门上方大大的招牌『阴阳公寓』看起来都快掉下来了。

他将视线返回大门,发现了一个男人正对着他大力挥手。

—那个人应该就是房东吧

他这样想着。

大天狗迈步走向他。

「我的天啊,我寮第一个SSR住进来啦,虽然不是抽进来的就是了...」

后面的话,男人说的有些小声。

「什么?」

大天狗歪头问。

「不不不什么都没有!欢迎您来我们阴阳公寓!」

男人高兴的拉着大天狗的手甩阿甩。

「我叫安倍晴明,是这里的房东」

「你好,晴明大人」

「其实你可以直接叫我晴明...」

「我觉得这样比较尊敬」

「好吧,那么我就带你先逛逛我们公寓吧」

晴明说完就要领着大天狗进去。

这时,大天狗发出了个疑问。

「请问……招牌那么旧了……不换吗?」

他指着门上方的招牌。

晴明突然沉住声。

「这间公寓...…是同样身为阴阳师的我老爸留下的...…他临终前……告诉我要blablabla所以blablabla然后blablabla...…」

「原来是这样啊……那还是别换了……」

大天狗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走吧,带你去参观」

走在前头的晴明偷笑,刚刚的话只有前面是对的,后面……当然是掰出来的!只是因为沒經费罷了。

某人觉得自己聪明又机智呢。

「啊对了,我在这个公寓设了结界,你可以不必把翅膀收……」

「啊!阿爸你回来啦」

《喔嗨呦,这里是阴阳公寓》0

如果把阴阳师搬到现代,会如何呢?

晴明他—
還是臉黑阴阳師,只不過多了個身份—公寓房东。

博雅化身地主家傻儿子,呃不是
是帅气的GAY吧老板

神乐化身干物妹腐女

‌八百比丘尼化身人鱼小姐
不…不是,我又说错了呢,哈…哈哈…(感受到锐利视线
是美丽的GAY吧调酒师

还有各式式神等着你来猜猜看
他们是什么样的职业,而他们又会带来什么样的故事呢?

请期待《喔嗨呦,这里是阴阳公寓》

搞各种西皮,主狗崽,欢脱向,外加些私設
还是会有些阴阳師里的東西,觉醒,升級,之类的
他们在現代还是妖怪哦
不定时更新
想虐时就带虐
本寮不收刀片啊太太们(汗颜
那么,就请大家多多喜愛這篇文><
我是卿竹。